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些矿山主就开始探索智慧矿卡的可能性,试图让这个千年传统行业走向无人化。然而由于种种条件制约,智慧矿卡进展并不顺利。

如今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给矿卡智慧化带来了新转机。尤其今年,在乘用车自动驾驶走入量产落地大讨论时,矿山由于具备独特的条件,有望率先实现无人驾驶的落地。

这样的潜在市场空间必然吸引投资人的关注。

仅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就有易控智驾、慧拓、踏歌、盟识与伯镭科技5家官宣了融资。

作为这个赛道上头部企业,踏歌智行目前共实现了7轮融资,最近的一轮融资为盈科投资领投的B3轮亿元级战略融资。至此,10个月内踏歌智行B轮融资已累计完成近4亿元。

这一系列融资表明了资本市场和产业界对无人矿卡这一细分赛道的重点关注。

无人驾驶矿卡融资火爆、落地试运营消息不断传来,一场发生在矿山上的科技变革已经拉开帷幕。

一个待挖掘的6000亿元市场

矿物质作为国民经济重要的原材料支撑,95%的能源、80%的生活原材料和70%的农资都来源于此,矿物质运输成为物资的第一道运输。

然而,矿区运输仍存在痛点阻碍着行业发展,招工难、管理难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人力成本不断增加,对驾驶技术要求高。而无人驾驶技术恰好能够解决这些痛点,可以帮助矿区减少安全隐患、提升效率、降低人工成本,甚至可以对一些需要“配矿”的特殊矿,譬如金属矿,进行数字化改造,从而实现自动配备、自动作业,比人工配矿更加准确、效率也更高。

仅中国矿区运输类无人驾驶市场规模就达3000多亿元,矿车无人化前后端改装的市场规模也在3000多亿元,未来甚至会出现爆发式增长。

市场的不断扩张,无人矿卡被工业升级的需求赋予了新的方向,正在成为无人驾驶市场的新风口。

截至目前,内蒙古包头、准格尔经济开发区等地区的矿区都已经开始尝试在矿区应用无人驾驶矿车。不仅如此,中国重汽、陕西同力重工、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徐工集团等大型传统装备企业都在抢滩矿区无人驾驶;技术创企慧拓智能、易控智驾、踏歌智行等也在致力于为矿区提供无人驾驶解决方案,并且均已在2019年进行路测以及运营。

从上文提到的融资情况来看,可以反映出资本对该赛道的青睐,但抛开巨大的市场需求,在竞争颇为激烈的无人矿卡赛道上,踏歌智行却斩获7轮融资,屡获融资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实力?

风口上的“矿山流氓”

随着智能硬件和深度学习等技术的飞速进步和发展,传统的汽车厂商,互联网巨头,和很多初创公司都加入到车辆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产品开发的热潮中。

北京踏歌智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专注于矿用车无人驾驶技术研究、产品开发和无人矿山整体工程化解决方案设计及实施的高新技术企业。

与自动驾驶相比,踏歌智行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余贵珍更喜欢将公司主营业务称之为“无人运输”——其本质是在露天矿区场景下将货物从A点运输至B点。

就两种车型而言,踏歌智行一方面为其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旷谷”,帮助车辆实现无人化运输,另一方面搭建由智能调度、实时监控、运行仿真测试、大数据存储分析等功能组成的运营技术平台,为矿区提供云端生产作业管理和运营服务,提高运输效率、保障自动驾驶汽车运行安全。

矿卡与宽体车相比危险性更高,对自动驾驶的需求更加迫切,因此踏歌智行选择矿卡业务作为主要发力点,这也是公司主要营收来源。

基于长期的业务实践,也为指导自身的技术和商业发展,踏歌智行已经建立一整套完备的露天矿无人运输系统产品和方案成熟度评价体系。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进者参与其中,6000千亿的市场成为了企业的掘金之地,从技术、场景、市场等多个方面来看踏歌智行一切都已准备就绪,那么,踏歌智行未来如何将眼前的“蛋糕”吃进嘴里?

千亿市场的挑战与机遇

与前沿技术结合的图新中,矿山无人驾驶运输无疑是成功的,也是必要的。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全球矿产品需求还未完全恢复,矿产品价格频繁出现波动。对于矿企而言,准确把控运营成本与产能以应对市场波动是重中之重。

站在矿方的角度看,在无人驾驶技术还不足够成熟的情况下,投入很多钱买一家公司提供的技术方案,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因此,他们会非常谨慎;但如果无人驾驶公司可直接提供运输服务,将风险“留给自己”,则矿方的接受度就要高很多。

因此,对矿山无人驾驶公司而言,在起步阶段,相比于卖技术方案,卖服务的商业模式更容易被场景方接纳,因而也更有利于他们快速融入矿区、尽快部署测试车辆,进而在数据收集上占据明显优势。

近几年,国内创业公司已加快矿山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研发和运营探索,各家公司都已经开始小规模的车队测试运营。多家企业已经拿到落地订单,但多为试点项目,尚未参与到矿山的正常生产作业环节中,迟迟仍未落地,这是为何?

这也是踏歌智行目前所遇到的困境。

· 成本困境。改造无人驾驶矿车成本高昂,动辄数十上百万,除车之外,还需要提搭建调度系统、高精地图和通信网络,后续应用中没有明显的降本作用,很难找到精准需求点实现快速落地。

· 车辆稳定困境。多风、严寒、危险,恶劣的矿区环境,让露天矿车无人驾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致使企业拿到订单多为试点项目,尚未参与到矿山的正常生产作业环节中,自动驾驶的工作效率还不能与人工驾驶持平,特别是夜间作业未实现常态运营。

踏歌智行所处矿区场景作为无人驾驶的一个垂直场景,必然会面对其他无人驾驶场景的创业公司侵入。

目前国外主要有两大工程机械制造巨头在做,美国卡特彼勒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研发,日本小松在2008年已实现矿用自卸车的商业化部署,这两大主机厂都是利用自动驾驶技术让自家的矿车更好卖。

国外矿区无人驾驶矿车实践所展现出来的巨大潜力,让国内采矿从业者对这一模式充满了信心。大量的初创公司如易控智驾、慧拓智能等创业公司与主机厂、矿山、5G通信运营商等合作推动矿区无人驾驶快速落地。

除了该垂直赛道上的玩家之外,要争夺这个市场的还有产业链上其他“合作伙伴”。一些矿用车主机厂成立了项目组或子公司,要自己研发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但主机厂做这件事的问题在于,他们可能欠缺工程化经验。如果工程总包能把无人化解决方案研发出来,利用已有人脉,对矿区进行渗透,也可能做成。

竞争压力之大,让踏歌智行不得不考虑多元化发展业务。和其他场景的无人驾驶的公司一样,也是按照技术创新性来吸引投资者,而不是真实的商业变现能力去融资,当到达二级市场,还是要回归估值体系,其可能遇到的业务不确定性和风险都会影响资本市场的态度。如何把技术延伸到其他领域,是留给踏歌智行等公司的难题。

露天无人卡矿是大势所趋,但参与其中的各个企业侧重点各有不同个,导致矿区无人驾驶落地规模应用困难。

要想实现矿区无人驾驶的落地,产业升级迭代,需要各参与企业团结一致,各司其职,把自己擅长的领域发挥到极致。相较于飞得快,跑得稳健、经济、安全才应该是矿山无人驾驶运输系统真正所追求的标准。

文章来源:新工业洞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