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依旧看好的OYO,裁员、亏损多年之后,终于也要上市了。

最近,印度酒店品牌OYO正式向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正式推进IPO进程,目标筹措资金12亿美元,估值90亿美元。

OYO酒店或许对于许多人来说陌生,但其背后的股东软银、红杉资本、光速创投、滴滴、Airbnb等无一不是各领域的焦点企业。

这家发源于印度的明星酒店品牌,曾获20余轮融资,并且被孙正义高度看好,展开了7轮投资,但却在高调进驻中国市场后,却迎来大幅裁员、高管出走、口碑不断、扩张疲软等多项负面状况,并且,在三年中,OYO依旧没找到可持续盈利的业务模式,惨淡撤退。

本次上市,中国市场成为其业务最大“败点”,或将成为其上市的重要影响因素,那么,OYO为何在印度风生水起,而国内则水土不服?其颇具亮眼的OYO模式存在哪些亮点与暗伤?OYO上市会迎来哪些转机?

印度酒店传奇:异军突起的独角兽

OYO的创办与发展堪称商业传奇。

2013年,年仅20岁的印度小伙Ritesh Agarwal(中文名:李泰熙)辍学创业创办了OYO。

Ritesh Agarwal来自印度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奥里萨邦东部小镇,贫困的环境让Ritesh Agarwal立志要闯下一片天地,为此,他卖过SIM卡,做过推销员,还写过畅销书。

2012年,Ritesh Agarwal从大学辍学,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他的第一个项目Oravel是一个廉价酒店信息,为用户提供房间酒店预定服务的网站,成立不久就获得了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的10万美元创业基金。

有了更多的钱之后,Ritesh Agarwal明白单纯做信息汇总生意太过简单,于是尝试与旅馆老板合作,对其房间进行改造,因其舒适的环境和低廉的价格,Ritesh Agarwal的连锁酒店雏形开始成型,于是,2013年,OYO被创立。

OYO的出现精准打击了印度国内的廉价酒店市场,其极大的拉高了25-85美元价格段的酒店水平,在此之后,OYO一路高歌,自成立以来,共获得近20轮融资,总融资金额累计超过420亿元。

这其中,也包括软银孙正义。

在OYO递交招股书之前,软硬已经持有其46.62%的股份,Ritesh Agarwal旗下RA Hospitality持股24.94%,Ritesh Agarwal持股8.21%,并且红杉资本、光速创投甚至是滴滴关联公司也持有了OYO的股权。

截至当前,以客房规模算,OYO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连锁酒店,是当之无愧的“印度传奇”。

OYO的疯狂:3年亏损超25亿元

Ritesh Agarwal并不自建酒店,也不进行收购,而是依靠纯加盟与酒店合作。

早期的OYO向诸多酒店寻求合作,等到小有规模之后,就有酒店主动上门,寻求“收编”。对所有入驻的酒店,OYO都统一的进行评估、改造、管理,涉及房间设施、服务水平甚至是水温,时间跨度长达一个月,充当着一个B端服务者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OYO并不收取加盟费,仅在酒店营收中收取抽成,优质的服务加上孙正义等一众大佬的加持,OYO开始了口碑与规模的快速扩张。在短短几年间,OYO就从起初的小旅馆,做成了覆盖全球80多个国家超800多个城市,坐拥超2.3万家酒店和15.7万家客房的行业巨头。

OYO的扩张模式很野蛮粗糙,即砸钱赚市场。据OYO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财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8.7亿美元、18亿美元、5.5亿美元,同期净亏损分别达3.1亿美元、17.4亿美元和5.2亿美元。

通过对OYO营收的拆解,其营收较为多元,但酒店签订合作依旧是核心业务,即预定佣金、取消费用、订阅费等,这模式与国内的自如的房管模式略有相似。

OYO的主营市场仍在印度、欧洲、和部分东南亚市场,而在最近,OYO也盯上了人口基数大、酒店行业仍处发展中的邻居--中国。

不过遗憾的是,OYO进华三年,却也遭遇滑铁卢。

OYO败走中国:终究水土不服

不论是人口还是主要经济水平,印度酒店市场与中国相似程度极高。

截至2020年,中国大陆酒店业共有33.8万家,连锁酒店品牌1975个,客房总数1762万家,其中连锁酒店客房数共452.4万间,连锁化率26%,随着国内第三产业、旅游业的飞速发展,这一数字还在不断提升中。

2017年,OYO正式“进驻”中国市场,依旧选择野蛮的烧钱办法,在一年半时间里,OYO就覆盖了中国近300个城市,门店数扩张至1万家,超过锦江、华住、首旅如家三大本土酒店集团的总和。

但中国市场与东南亚甚至是欧美都有一个重要的不同,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程度全球第一,这也使得在中国做酒店生意,很难绕开美团、携程、飞猪等在线渠道平台,于是,OYO不得不向携程和美团支付了共计6亿元的渠道费,还要支付经由平台交易完成产生的额外佣金。

其次,因为OYO并未收取加盟费这一“营收肥肉”,使得OYO长时间处于高额支出、回报周期长的险境,一旦钱烧光了,OYO也就没辙了。

另外,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上升,国内酒店业发展早已经从快捷酒店时代迈向中端酒店时代,全季、亚朵等中端品牌逐渐崛起,汉庭、如家也应声推出汉庭优佳、如家精选等中端品牌,廉价酒店的市场进一步被压缩。

低客单价、低利润率,以及渠道佣金,让下沉酒店的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小。

OYO迎来了水土不服。

2019年,OYO开始在中国进行大规模裁员,同年亏损高达1.97亿美元,占其全球亏损额的64%,中国已成OYO的亏损“拖油瓶”。

也正是在2019年,OYO开始大规模撤出中国,紧接着2020年的疫情接踵而至,更是加快了OYO的撤退速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OYO在中国市场的酒店数量已经骤减至1500家。

在全球疫情市场仍不明朗的情况下,全球酒店行业依旧处于低谷期,资本对连锁酒店的态度也较为谨慎,OYO要扭转当下高亏损状态,上市或成其救命稻草。

本次上市,OYO计划筹资12亿美元,如若成功,尚能再能为OYO续命1年,如果不能找到更具增长的营收业务,OYO依旧难逃死亡威胁。

尽管在高速前进的同时,数据造假、业主解约、扩张失利、新业务模式待考等质疑声不绝于耳。经历上市的短暂输血后,如何摆脱亏损实现自身商业模式下的持续盈利,关于OYO的故事,恐怕需要重新讲。

回顾OYO的轻加盟模式:即签约期一年,不收取加盟费,只收取6%左右佣金,同时还出资帮助酒店改造,妥妥的“大善人”。

而在在国内市场中的玩家们,加盟费、服务费、高额抽佣、渠道服务费、选址费、物料费,甚至还有培训费、金融服务费,都是加盟品牌的营收秘宝。

印度小哥还是“太过年轻”。

参考资料:

数据来源:OYO招股书、天眼查

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文章:

锌财经:OYO困兽流血,印度没有神话

墨腾财经:OYO上市前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