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年,王健林和万达似乎流年不利,财富缩水、资产剥离等唱衰声不断,其他地产富豪们却一路高歌猛进,形势一片大好。

这才短短三四年,一切似乎又颠倒了过来。而回看王健林和万达当初的“溃败”,或许是天生的对商业趋势的灵敏嗅觉,亦或者是运气太好,如今看来更像是一场逃出生天的豪赌。

2018年9月,恒大搬到深圳新总部已有一年多,许家印心血来潮想请几个朋友过来坐坐。作为上一年刚刚登顶的新首富和国内第一房企的掌门人,他亲自做东,把万科的郁亮、碧桂园的杨国强和融创的孙宏斌叫了来,组了个饭局。

不同于现在的低调,那时候大佬饭局正流行,也为人们津津乐道。

一面是中国房企四巨头聚餐,言笑晏晏,另一面,互联网大会上虽然没有了顶级饭局,大佬之间的小聚会仍旧不断。觥筹交错之间,都牵动着国内经济的脉搏。

正当富豪忙着组局,可前首富却笑不出来。一年之内,王健林着急忙慌剥离资产,为自己曾经斥巨资买下的项目找接盘人,这一年10月,万达、融创先后发出声明,逐渐推动和完成双方的买卖协议,交易完成后,彻底宣告王健林以万达城让迪斯尼在中国未来10~20年都无法盈利的愿景落空。

然而,仅仅数年,风水轮流转,房地产市场迎来巨变,许家印焦头烂额,王健林笑而不语。更有人私下说,“南有李嘉诚,北有王健林。”以此来感叹如果没有那场提前的断臂求生,现在比恒大更难的,可能就是万达。

大佬交锋,“棋差一招”

在国内,首富向来不好做。2017年6月22日,受大行抛售传言的影响,万达在交易所上市的多只债券突然出现大幅下跌,万达旗下上市公司也都被波及。好巧不巧,一则监管要求排查海外并购明星企业的消息被媒体捅了出来,万达赫然在列。

此时的王健林,迅速做出了抛售万达文创项目的决定,他把目标定在了万科、恒大和融创三者。王健林和孙宏斌私交不错,首先找的人就是他,孙宏斌一听万达有意要卖,立马应承下来,大手一挥,称“你也别找许家印了,我全接了”。不久,许家印听闻消息,面对媒体的提问,他信誓旦旦,恒大账上有3000亿现金,不会面临资金链断裂问题。

换言之,恒大不是万达。

万达遭难,其实大多数房地产大佬都在旁观,王老板的遭遇他们是看在眼里,可是似乎没往心里去。2017年万达集团被迫降杠杆时,其负债率也不过70%左右,而看其他,恒大88.74%、万科82.66%、碧桂园84.59%、绿地89.05%、融创91.92%、华夏幸福82.86%…哪一个都比万达高。

大佬们不是没想过降负债,只是习惯了高周转的房地产一下子很难降下来,更何况还有个加速的带头大哥恒大。

恒大自2017年以来,去地产化口号喊得响亮,许家印又是造车又是开酒店,但这些项目与万达的轻资产路线完全相反。而且正如其他房地产巨头搞的各种转型方法,抛去噱头,你会发现房地产商无非还是变个花样盖房子、卖房子。至于主营业务, 2017-2019年的3年间,恒大地产的总负债规模扩大了一万亿。

今年2月,许久未见的王健林出席了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接受表彰时他胸前的小红花格外鲜艳。而许家印呢?年前一封“求助信”让恒大初露危机,年初以来曝出的恒大商业承兑汇票逾期,意味着各地项目停工的局面并未改变。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意恒大的负债率降到了多少。

如果不是运气好,王健林对形势的判断以及其果决的处事风格,现在看来,远高于许家印。早前,两人在足球场上交锋,万达在我国足球即将进入最低谷的时候,率先嗅到了味道,抽身而去,而恒大抄底进入足球,固然迎来了诸多高光时刻,可如今恒大俱乐部退出中超联赛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这也更加凸显了恒大这一足球金主的困顿。

而那些在足球上砸下重资的资本巨头们,大多也都在2021经历着各自的生死考验,河南建业、华夏幸福、苏宁、富力……

“白衣骑士”不好当

2017年,王健林和孙宏斌搞了个世纪交易,但据说这场交易签订时还存在一个小插曲。那天发布会比原定的开始时间晚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富力老板张力说要买,可签约时间到了,王健林通知孙宏斌,张力又不买了。正当孙、王两人在会议室确定最终合同的时候,富力另一个老板李思廉又来了。

VIP休息室的外面,有记者听到了摔破杯子的声音,且发布会现场的展板上一度删掉了富力的名字。外界都在猜测,富力谈判时压价,惹恼了王健林。

然而时隔4年,被卖的成了富力。近日,碧桂园服务以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的代价收购富力物业旗下的富良环球,根据数据显示,2020年,富力物业的收入仅25.97亿元,有超过100个项目出现亏损。

富力是孙宏斌拉过来的,当时王健林本来打算把13个文旅项目和77个酒店都卖给融创,奈何交易数额巨大,刚刚驰援过贾跃亭的孙宏斌或许感到有压力,找到了对万达资产同样感兴趣的富力。只是,这场世纪大收购并没有开启富力地产的新一段荣光,相反,更像是成了富力地产衰落的起点,从2017年之后,富力地产就开始遭遇持续性的经营问题。

外界在猜测富力会不会暴雷,融创的日子似乎也不好过。

前几日,万达酒店发展发布公告,公司两家附属公司和融创中国就提前终止21家酒店管理协议达成一致,融创中国将向万达支付1.33亿元作为终止补偿,及向万达支付6859万元以结清与万达之间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全部未支付的应付账款。

这则分手消息来得颇为突然,因为融创与万达酒店在2017年签订的管理合同期限是20年,即2037年到期,现在才4年而已。

为什么提前解约?或许早有端倪。去年4月,孙宏斌在业绩披露会上公开表示,“今年处置资产是融创要做得比较坚决的一个事。因为现在的流动性比较好,是处置资产的好机会”。而文旅、酒店和乐园资产,都位列融创“待处置资产”清单名录上。

孙老板早已不是那个热衷“扫货”的孙老板了。蓝光爆雷的那个月,市场中飘散着融创将要收购的声音,在恒大的引战投传闻中,投资者也期望老孙再次出手,可结果让人大失所望。面对记者的提问,孙宏斌老实说道,“目前并购市场已经消失了”。

在跳进乐视大坑之后,孙宏斌又接了万达的“包袱”,万达向着轻资产道路顺利前行,如今融创也想走轻资产路线,可它又能否甩下包袱呢?9月24日,网上传出一封融创绍兴分部向当地政府发出的求助信,引发融创美元债下跌。自恒大后,房地产似乎喜欢上了“自曝”。

人跑了“庙”还在

9月11日,美国网球公开赛女单决赛,台下座无虚席,潘石屹、张欣夫妇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兴致盎然地跑到美国去看球赛。就在前一天,夫妻二人向黑石出售SOHO中国的交易告吹。

原本如果交易达成,潘石屹夫妇在SOHO中国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约9%,两人将一次性套现118.16亿元。

时间再次回到2017年,万达出售酒店和文旅项目,潘石屹听闻深感意外,他说“王健林将77家酒店卖给富力,才199亿元,我以为我看错了”。为什么?因为他觉得价格太低了,同年6月,潘石屹以35.73亿元整售上海虹口SOHO,而万达77家高端酒店总共才卖了199亿元。

在当时,媒体、大众和舆论都在围观“首富”王健林从高处骤然跌落低谷的狼狈,很少人注意潘石屹从那个时候也已经开始变卖资产。

距SOHO中国出售上海虹口项目十天不到,SOHO中国再次宣布,准备出售北京光华路SOHO2、上海凌空SOHO两个项目。到了2019年,SOHO中国以85.61亿元的价格出售了北京、上海的13个办公物业项目,加上位于北京的9个商业项目共计2583个地下停车位组成的资产包。

潘石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地产大佬。90年代,奔赴海南淘金房地产的人不在少数,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万通六君子,而如今留在地产行业的人只有冯仑、易小迪和潘石屹。

易小迪的阳光100中国有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出现违约,旗下多个房地产项目被曝停工;老大哥冯仑早已失去万通,前段时间还被爆在2018年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资金4248万元,深陷舆论风波。加上潘石屹,“万通六君子”今年在房地产市场上可以说集体水逆。

顺带一提,与王石、冯仑并称为“中国房地产三君子”的河南大佬胡葆森,也发出了求助信号,一份建业地产向河南省政府发出的《救援报告》暴露了他的窘境。

与三道红线之下其他地产大佬急于降负债的压力不同,SOHO中国触动的是反垄断调查。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此前的迹象可以看出,双方可能对能否通过反垄断调查,持悲观态度,并可能基于这个判断,终止了此前的收购意向”。

房地产巨头还可以通过轻资产路线减少负债,而SOHO中国剩下的方法估计只有硬撑。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SOHO中国没有物业销售收入,靠租金实现了8.05亿元的营收,同比下降了44.59%。而且共享办公的风口早已落下帷幕,SOHO中国能讲的故事不多了。

早前惋惜王健林价格卖低了,现在自己想卖卖不出去,形势变化如此之快,潘石屹哪能想到今日。

曲终人已散,恒大危机重重,昨日的言笑晏晏早已变为现在的兔死狐悲,转眼看向曾经壮士断臂的王健林,诸位大佬们恐怕都会油然生出一股羡慕之情。

唯一不变的则是,风云际会之时,暗潮涌动之下,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笑到最后。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