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业集团挟1400亿债务,向河南哭穷。



01
50亿的求救信

今年河南灾情加疫情损失惨重,各行各业受到重创。

河南本地开发商老大建业,也开始哭穷了。

9月9日,一份带有河南建业集团字样的《关于企业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并请求帮扶救援的报告》在网络流出。


这一份求救信到底是谁泄露出来,暂且不表。

就在求救信流露出来的当天,建业集团连夜举办临时线上媒体沟通会,总裁王俊就外界关注的公司资金状况、面临的风险、灾情损失等作出正面回应。


所说的内容与信中的内容基本吻合,可见这封信是真的。

“求救信”里说到:7月份以来,由于汛情和疫情的双重影响,建业业务发展遭受严重损失,且已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诚望得到省委、省政府的帮扶和救援。

为此,建业集团罗列了包括直接经济损失、经营性损失、运营性损失等各类受损情况。

7月20日的罕见水灾造成了其直接损失5.5亿元;经营性损失8亿元;另外受汛情和疫情影响,建业300多个地产项目停业半停业,但需要支付巨额运营成本。

近20个商场、酒店停业,将形成巨大运营支出;文旅项目停业,维持运营和人员支出数额巨大。初步测算,以上运营性损失达3亿元。

同时,其销售的300多个项目中,超过50个销售案场已被关闭,销售和回款较原计划减少近30亿元......据建业集团计算,累计各种经济损失逾50亿元。

信中的诉求主要有以下几点:

1、受灾之下,经营困难,请求减免税费;

2、多项目需要延迟交付;

3、众多项目停工但需要维持运营的高额成本,同时销售回款不断下滑,远低于预期,累积预估有50亿以上的损失。

七七八八说了一大通,开口就是50个亿...

并且不断强调,一旦企业出现停工停转等情况,将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员失业,可能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活脱脱一场挟1400亿债务,逼宫河南省政府的年度大戏。

3000字,字字泣血,既表达了对自己这几年的忠心耿耿(税收的贡献),又表达了“我要死了你也好过不成”的哀怨情愫,同时抒发了“让我活下去你不得不这样做”的救助思路。

戏台还没搭好,竟然已经戏瘾大发。

多少郑州打工人,每天五点挤公交,一个月换来的薪水只够解决温饱,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不舍得买。家里揭不开锅了,谁替他们发一个求救信?



02
河南王,建业

能发出这样一封求救信,自然也是有点底气的。

建业是地产老牌企业,深耕河南,固守河南,早早的在国内房企中占据一席之地,甚至一度领先。

然而,尽管建立起如此巨大的先发优势,老板胡葆森却不像其他房地产企业那般,在全国各地多点开花。


守着河南的市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目前河南18个地市早已被建业深耕多年,包括绝大多数县城也纳入版图,整个河南省基本被他们开发的差不多了。

建业现在有员工2.8万人,在整个河南省都有项目,共计三百多个项目,相关产业工人多达120万人。

这个规模非常吓人,恒大全国到处都是楼盘,全国第一第二的销售额,也就18万员工,建业仅仅经营河南地区,营收排在全国34,也有将近3万人员工。


可见在河南地区,尤其是郑州地区,其所带动的就业规模之大。

一旦出事,这几万人都将会统统卷铺盖滚蛋,甚至包括120万产业工人也会失业,这对河南来说绝对是个大事儿。

他们的外债现在是30亿美元,基本上占全省境外上市公司发行外债的一半。

从规模上看,建业是当之无愧的河南“地产王”。

2020年9月份的时候,河南房企还结成了所谓的“不降价联盟”。


牵头的是谁呢?就是建业集团的老总胡葆森,他是河南房地产协会的会长,名誉会长,而且是商会创会的领袖。

在河南的地块上,说胡葆森是地产王,他敢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即便什么万科、恒大、碧桂园这些龙头房企,只要你到了河南地界,想做房地产生意,你都拜胡葆森的码头,这才是真正的地头蛇。

胡葆森他的牛逼之处,除了复杂的官商关系,还有他是河南地区的人大代表。每年两会的时候,胡葆森都是其中之一,已经连续好几年了,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影响力有多大。


而且胡葆森兼任“嵩山会”理事会主席。

可能很多人不太理解这个嵩山会。以前如果在河南地上待过的可能知道,河南地区所有的这些商帮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嵩山会里。

而且,他还是华夏同学会创始人之一,和马云几乎是一个级别的人物。

就是这么个能量巨大的企业,现在爆出求救信来,看样子面子和里子都兜不住了。



03
希望在哪里?

钱还没有要到手,“建业系”四家上市公司:建业地产、筑友智造科技、中原建业、建业新生活,因为这封信股价齐齐下跌。


信发了后,比没发更惨。

不管怎么说,求救信发出之后,最关键的就是“要钱(或者政策)”。那么,建业能成功吗?

他们说自己,一为河南崛起做出过贡献,二没有偷税漏税,三牵涉了百万人的就业。所以河南省政府必须来救我。而且相关楼盘已经拥有业主近两百多万人,还搞了一个足球队,各位可能都熟悉这个套路了。

所以强调从多方面的意义上来说,建业绝对不能不重视,更不能倒,和某些企业的“大而不能倒”如出一辙。


客观的讲,建业的问题确实比较严重,企业出现了重大风险和危机。作为一家河南本土企业,就是河南的“亲儿子”,政商关系非同一般。

牵涉到如此多的就业、众多的业主,无论如何河南省府都会扶一把,不是因为他们“大而不能倒”,而是尽量不要倒,不然会牵扯太多无辜之人。

并且,从历年的经验看,能正确处理政商关系的企业,最后都能顺利度过难关。

不过,建业的“求救信”,更像是地产行业的群体画像,标志着地产行业的寒冬已经来临。不管能从政府要来多少钱,如果不转型或者转型失败,将无法改变“止于草莽之间”的命运。

何况建业还是轻资产的运作。

什么叫轻资产项目?说白了就是挂牌项目。

名下什么洋房,什么社区,项目一大堆,但是不好意思,他的开发商并不是建业,只是挂名合作而已。


建业即便是轻资产运作竟然也烂尾了,现在中国房企的债务问题成什么鸟样了,不用明说大家也能想象的到。

中国房地产行业最大的问题不是高房价高地价,而是预售制度。

这个和当年蛋壳暴雷是一个性质:企业两头拿钱,一边是压供应商的钱,一边又拿到了售房款,最终加杠杆到极致。

万一房企倒闭了,那么多已经贷款买房的人怎么办?房子没交付,钱都交了。

所以,资金链稍有问题就会出现房企逼宫当地政府。

不把预售制度的根管好,房企挟债务、就业、业主,逼宫的事只会越来越多。而地方上不断的妥协,不断出政策去救,犹如当年六国“以地事秦”。

抱薪救火,只会让火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