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机构,正面临一场“敦刻尔克”大撤退。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了严格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其次教育行业机构要求改为非盈利机构,其中学科类培训收费将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且不得占用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组织学科类培训。

在《意见》正式发出后,多家校外教培机构纷纷表态支持,积极整改,但这些机构如今的实际情况是怎样呢?

“双减”政策靴子落地,教培机构迎来“至暗时刻”

教培行业此前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其稳定的现金流、高毛利率,以及教培行业与新兴技术结合可能产生的新的盈利点,都让资本市场对教育充满了信心。

而且随着“内卷”成为大势所趋,“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为了家长最为信奉的毒鸡汤,教培行业可谓赚得盆钵满满。虽然期间有一些未经证实的传闻唱衰教培机构,但在疫情的催化下,教培机构在资本的推动下依旧高歌猛进。

据统计,2020 年,整个教育行业共发生238起投融资事件,总融资金额超680亿元。此前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今年教育科技行业市场规模将超过8000亿元人民币。

不过如今随着“双减”政策正式落地,教培行业曾经的辉煌犹如明日黄花。

实际上,在靴子正式落地前一天,《意见》就在行业内疯传,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等一大批中概教育股闻声跳水,教育“三巨头”当日共蒸发约1092亿元人民币。其中好未来跌幅超过70.47%,盘中一度触发熔断。

而7月26日周一开盘后,A股教育板块几乎全线跌停,甚至就连不涉及K12学科类教育的中公教育,都在这场“去资本化”浪潮中连连暴跌。中金证券认为,已上市教育机构将面临退市,或是剥离学科类业务的风险。

新东方、思考乐、科德教育、豆神教育等教培机构公告均称,“双减”将对公司业务产生重要影响,必要时将对业务运营进行调整。截至发稿时,各教育股仍不减颓势。

在《松果财经》看来,教培行业在国内的完整产业周期正式宣告结束,K12机构闭着眼睛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其实教培行业迎来这样的结局并不意外,近年来一些教培机构在资本市场的推波助澜下,产生了盲目扩张的现象,甚至还有部分机构将学费拿去投资甚至投机。而且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和委员的对于整治教培机构乱象的提案,也放大了社会对培训行业乱象的关注。

另外,大量参与“鸡娃”的家长也反应负担持续加重,社会舆论也更加关注教育公平的问题,教培机构的整顿风暴,或许早已开始酝酿。

教培行业今夜无眠,曾经火热的赛道如今沦为资本弃子,它们今后将如何自处?

整顿大幕全面开启,教培机构何去何从?

如今在强监管全面发力的情况下,对于教培机构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下去。而这些机构想要活下去,首先就要忍痛进行断臂求生。

未来K9学科类培训将进入长时间强监管时代,无论是经营或是资本化均被限制。因此,此前专注学科类教育的教培机构,很大可能会分拆相应业务来降低成本。

不过此次“双减”政策的主要射程还是在义务教育阶段,与高中教育阶段有着不同的特点。因此虽然《意见》落地后,将不再审批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但不排除后续有更清晰的针对高中学段学科辅导的文件和细则发布。

然而高中阶段的学科类培训,不仅对授课教师的综合能力要求高,而且周期仅短短3年,不像以往的K12教育具有联系性。另外据瑞信给出的建议,这个过程不确定性比较大,仍取决于更多监管指引。

因此在限制培训机构数量、限制上课时间、限制收费,严禁资本化运作的现状下,转型已经成了行业的共识,教培机构必然要进行一场“敦刻尔克”大撤退。在《松果财经》看来,教培机构转型的方向主要有三个:

1、 成人及职业教育

近年来,公考、研考、学历考试以及各类资格证考试的人数逐年攀升,成人和职业教培市场的潜力也被市场认可,而头部公司在此前也已进行布局。

例如好未来今年整合了旗下的考研、留学、语培业务推出轻舟品牌,高途对旗下考研业务也进行了升级,陆续将重心转至成人业务。

2、 素质教育

对于非学科内容的教育培训,此次“双减”政策没有“一刀切”,而是要求机构要根据各地标准,自查申报后获取相关资质即可继续开设。而且,素质教育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赛道。

2020年,素质教育领域的融资总额超70亿元,行业增速保持在13%左右。在K12教育遇冷的当下,素质教育或许将成为众多教培机构全力投入的“风口”。例如猿辅导旗下斑马 APP 也推出了美术、写字、编程启蒙等素质教育课程。

3、 一对一家教

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这种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底层动力是不会改变的,因此教育依然是有意义的。

在“普职”分流的改革下,应试教育仍然是家长焦虑的重点,短时间内“鸡娃”的需求还不会明显减少,这或许也给了一对一家教机构或平台一些机会。但在靴子落地后,这种模式需要考虑的是重新制定规则,将自身纳入监管框架之下。

结语:

教培行业在一系列“组合拳”下影响巨大:已上市的企业有退市的可能,未上市的企业遭遇资本退潮,基本再无上市可能。不过教培行业同时也是虚火顿消,监管反对的是资本无序化扩张,如今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加强自身管控,重抓教育质量。因此教培行业不会消亡,只是结束了快速扩张的“黄金时代”。

文|松果财经(ID:songguocaijin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