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城市竞争,往往是土地、资源等传统要素的比拼;进入到数字化时代,数据要素在城市发展与竞争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一座城市的兴政、善业、发展愈发离不开数据的支撑。

也正因为如此,“数据治理”在城市发展中的作用与价值日渐突出。随着数字经济高速发展、大数据和AI等新一代数字技术兴起以及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需求,“数据治理”建设的高峰期已正式开启。

最新的IDC《中国政务数据治理解决方案市场份额,2020》报告也印证了这种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的政务数据治理市场总量达到34.5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速为10.3%;相比于2019年,市场竞争格局发生较大变化,综合平台型厂商厂商开始崭露头角,在市场占据主导地位。

这是否也意味着政府数据治理进入到全栈综合能力比拼的时代?

数据治理:任重道远

数据治理并不是新鲜话题,但未来依然任重道远。

去年,随着《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数据安全法》、《十四五规划报告》等一系列法规政策的出台,既肯定了数据要素的地位,又打消了数据共享与流通的顾虑,更指明了数据应用的方向。

这无疑为像政府数据治理打开了新局面。不过中国各级城市的数据治理水平参差不齐,在新需求、新场景、新技术、新模式等驱动下,数据治理依然是一项需要长期认真对待的艰苦工作。

例如,数字政府与新型智慧城市带来的数据汇聚、流转、应用和运营等全方位需求;5G、物联网等技术不断深入政府应用场景,带来了政务数据治理的维度和边界在不断拓展;政务数据体系之内彼此之间缺乏深层次的关联,各部门数据质量千差万别,历史数据完整度情况不一,造成数据确权困难、数据使用难以追溯等……

多种因素叠加,使得数据治理进入建设高峰期依然有着很多值得探索的领域。中国电子副总经理、党组成员陆志鹏就直言,数据在流通、利用的过程中,对于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但作为一种生产要素,数据参与生产、流通、消费和分配等各个环节,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如何提升数据治理能力是摆在我们面前亟需解决的又一课题。

也正因为如此,数据治理市场未来将会是一场能力综合能力的比拼。

综合型厂商为何能崛起

IDC将目前数据治理市场中厂商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行业认知引领型,该类型的企业深耕细分行业多年,具备深层的业务认知与理解能力;第二类是专项技术优秀型,该类型企业具备在空间信息、物联网数据、音视频数据等非结构化数 据领域的部分专项数据治理能力;第三类则是以中国系统为代表的综合平台型企业,该类型企业综合技术实力强,逐渐在自身平台基础上衍生出多种数据治理工具,进一步扩大自身在政务大数据领域的市场拓展能力。

从IDC报告可以看出,综合平台赋能型企业正在成为数据治理市场的主力军,在Top5的厂商中,就有浪潮、中国系统等综合平台型厂商,占据市场份额达到32%以上,说明政务数据治理市场迎来新一轮建设高峰。同时从厂商分布情况上看,第一阵营的核心玩家几乎全部被综合平台赋能型企业占据,则充分说明市场格局正在发生明显变化。

事实上,数据治理市场多年以来一直有一大批厂商参与其中,为何近年来单单是综合平台型厂商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首先,综合平台型厂商带来的是数据价值闭环的顶层视角,数据治理是实现数据价值整个链条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其核心目标是通过数据的“治”达到数据的“用”,并不能在数字政府或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中单独割裂出来,显然综合平台型厂商有全栈能力来推动数据价值闭环的加速形成,以及加强数据治理在整个数据价值闭环中的作用与价值。

其次,综合平台型厂商有能力将AI、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融入到数据治理之中,更好地契合了数据治理维度与边界拓展所带来的新需求,加速推动各级城市从基于应用场景创新的政务数据治理向基于数据要素流转开发的政务数据治理跃迁。

最后,综合平台型厂商在数据治理模式创新上也在引领市场发展。事实上无论行业认知引领型企业还是专项技术优秀型企业,更多是聚焦在数据治理具体业务场景与技术应用层面;而模式的创新则可能给数据治理市场带来根本性的变革。

以中国系统为例,率先开展深化数据治理研究课题,创新数据治理新模式,提出数据元件作为数据流通的“中间态”,形成以“一库双链、三级市场”为核心理念的数据要素市场化工程路径。同时,以数据要素金库建设为支撑,打通数据资产链和数据价值链,催生数据资源、数据元件、数据产品“三级市场”,实现数据“资源化、资产化、资本化”的三次“蝶变”,助力构筑城市发展新引擎,利用“数据”拓展城市和社会更大的发展空间、发展动能和社会财富,的确给数据治理市场中带来耳目一新的变化。

未来:数据治理需要核心玩家

在当下数据治理市场,正面临着需求、市场的快速变化,围绕数字政务、智慧城市等国家核心业务发展,更加需要以中国系统为代表的核心玩家。

首先是使命驱动,作为中国电子“加快打造国家网信产业核心力量和组织平台”的核心企业,中国系统的重要使命就是推动数字城市建设。当前,其现代数字城市业务布局覆盖全国22个省份和86个地市,正不遗余力地推进现代数字城市解决方案在更多城市落地。

其次中国系统拥有构建全栈“云+数+解决方案”产品体系及技术能力,为数据治理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设施、产品、技术和服务保障。例如,政务数据极为关注的数据安全,中国系统依托自主安全计算机基础架构,运用隐私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为政务数据提供从采集到应用各个阶段的全生命周期安全防护,形成集数据监测、预警分析、应急处置为一体的数据安全过程防护体系,确保数据“本质安全+过程安全”。

最后则是大胆探索,除了“打造一库双链,培育三级市场”创新数据治理模式外,中国系统对数据治理进行了前瞻性探索与研究,与清华大学等高校开展‘城市数据治理工程’课题研究,以探索数据要素市场化改革和打造数据要素市场化示范城市为主线,打通以数据要素为核心的数据资产链与价值链,实现发展与安全的有机统一,并主动参与多项政务数据国家标准的建设。

以遂宁智慧中心为例,中国系统在短短的19天内就高效打通全市40余委办局数据通道,建立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和共享机制;同时归集全市政务数据,通过分析、治理,形成标准化,建立城市政务数据标准库和主题库,为城市规划、决策提供数据依据,为城市事件处置提供抓手。

目前,作为数字底座的数据中台已整合遂宁全市63个系统的信息资源,形成接近6000个数据资源目录,近10亿条数据,有效消除信息孤岛,创建集中统一精准的数据金库,促进数据资源共享,实现数据的持续高质量治理,提升城市运行风险监测、综合分析研判等方面的治理能力。

事实上,仅2020年,中国系统就已中标了黄石、南昌、宁波、商丘、德阳、武汉等地项目,并先后在20多个城市进行了数据底座工程实践。

面向未来,随着数字经济GDP占比的持续提升,数字经济、智能化将进一步释放数据治理的需求,让数据治理对全栈能力的要求更加突出,中国系统等综合平台型厂商无疑将迎来更大的市场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