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给钉钉打个分,你会打几分?

去年经历过一亿小学生暴打“一星事件”后,钉钉如今在APP Store上的评分也只有2.4分,企业微信和飞书分别达到了3.1分和4.7分。

这个企业办公服务“鼻祖级”的软件,难道只值2.4分的低分?

在“云钉一体”战略后,前钉钉CEO陈航逐渐被边缘化,不久前,市场称陈航将离职创业,进入跨境出海领域。而钉钉早已迎来新任掌门人——原阿里CIO叶军,他表示,“可花费四五年时间将钉钉评分提升至四至五星。”

那么,叶军将如何拯救钉钉的评分?阿里的“云钉一体化”战略又能否旗开得胜?企业服务下半场,协同办公又是谁的生意场?

钉钉进化史:“无招”到“不穷”的时代

成立至今,钉钉经历了三个阶段:

(1)TO C阶段,作为前身“来往”的一个社交通讯工具;

(2)TO B阶段,针对企业服务的一种沟通工具,称之为saas;

(3)生态平台阶段,做一款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转型为行业数字化需求的一站式解决平台。

钉钉由阿里元老花名为“无招”的陈航于2015年创办,但这之前钉钉前身是阿里在2013年推出的一款聊天软件“来往”,用于对标微信。但结果是陈航拿着阿里10亿元项目金,也未能撼动微信当年5.49亿的月活用户量。

随即陈航“闭关修炼”,在诞生出支付宝、天猫、菜鸟物流等阿里明星项目的创业圣地湖畔花园“修炼”出了钉钉,定位是“让企业办公更便捷”的沟通工具。

钉钉问世后,仅花费一年多时间覆盖到150万家企业组织,3年时间用户超过一亿,截止目前,用户数已突破4亿,包括企业、学校在内的各类组织数超过1700万。

钉钉日益壮大,虽未能在个人社交领域完成对腾讯打压,但在企业社交领域打开了一片新蓝海。腾讯也没坐以待毙,2016年推出了企业微信1.0版本,定位是“连接企业内部每个人”。但时至今日,企业微信也没能撼动钉钉的位置。

张小龙有了微信,陈航有了钉钉,各占据个人社交和企业办公服务两方领土,但陈航没有张小龙的好命运。随着钉钉向往更高处发展,转型为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陈航却未能继续参与钉钉未来的成长。

去年9月,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陈航被迫调离钉钉,担任新职位为阿里巴巴 CEO 张勇助理。直到上周,消息称陈航将离职创业,创办一家名为“两氢一氧(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创业方向为跨境出海领域。

虽然阿里回应称,“陈航未离开阿里,这次创业也是阿里集团内部改制后,在新机制下的一种尝试。”但不论怎么讲,属于陈航的钉钉时代已然过去。

继承陈航位置的,是阿里另一大核心人物,长期任阿里CIO花名为“不穷”的叶军。而钉钉也迈向了企业协同办公的新章程,为用户提供提供低代码开发、协同办公套件、角色工作台等全新功能。

协同办公有多大想象力?

俗话说:“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平台,一流企业做生态”。

通过钉钉发展逻辑,可看出其从一个单一的社交通讯产品到企业服务产品再到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用户及体量都在不断扩大,生意也从C端做到B端再做到整个生态产业上。

那如今,钉钉新定位“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究竟有多大想象力?

钉钉全新定位,透露出三大讯号:

1、开放低代码开发;

2、提供基于云、统一数据平台的新型saas化服务;

3、让身边所有工作都能被数字化。

这三点大致意思是,钉钉要将价值做深、做广以及平台要更开放。

好比,低代码开发集成了钉钉宜搭、氚云、简道云等第三方工具,用来降低IT开发门槛,再开放给企业用于开发适合自己的企业管理类应用系统。

而对于部分需要数字化办公服务的企业而言,有时需要的不再是基础的线上报表、审批及OA等功能,需要的是专门针对公司的数字化服务。

这时,低代码开放实际是针对这部分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的技术需求。就像钉钉低代码开发提供了一站式的开箱即用的服务,核心能力包括表单、流程、报表、审批、基础的连接能力,这些能力的开放,可让企业不需要代码,自己也能完成一个业务系统的搭建,而这个系统可能更适合公司。

钉钉新任掌门人叶军接受采访曾表透露,“钉钉有个客户,康帕斯,他的前台员工都可以使用钉钉上的低代码进行开发,自己开发一个访客管理系统,不需要 IT部门,这样的效率非常高,创造力会得到极大的释放,因为他们更懂业务。”

在价值做广上,钉钉通过云、数据等技术作为支撑中台,带动生态,不止连接企业内部资源,连接的是整个上下游,起到资源信息共享的循环利用。

对于To B 服务行业而言,下半场是“生态”之争。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林宁曾表示:“以往To B行业不需要过多思考效率和成本,因为大势在增长可带动增长。但当今形势不同了,如何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改善经营情况、赋能实体企业走向困境等恰恰是大家要靠生态圈解决的问题。”

面对这类问题,讲好生态故事是大家努力的方向。钉钉同样如此,将云、数据作为支撑中台,带动整个生态来赋能企业帮助大家攻克经营或数字化问题等,其实是一件打破“数字孤岛”的问题。

单个企业的内部效率提升,并不能实现全面数字化转型,只有企业共同努力,打破信息孤岛,上下游链接,带动的才是整个产业的发展。

最后到平台更开放上,即钉钉未来服务的客户不局限于中小企业或某一行,是扩展到所有数字化产业链上。

好比,钉钉以前定位服务的是工作群体,但面对突如其来的教育行业上的学生群体显然有点招架不住,被一亿学生用户打“一星”。如今新定位的钉钉,还想做的是应用开发平台,帮助用户们迅速搭建应用,计划成为千万级应用的平台。

千万级应用对应各场景及行业的需求,不单是学生上课的场景、教育业数字化的需求,可能还有旅游业、出行业等等。

所以总的看,钉钉下的这盘“生态棋”很大,从To B做到产业链,而支撑它胃口的,是我国协同办公市场潜力巨大。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企业级SaaS市场规模为243.5亿元,较上年增长47.9%。预计未来三年内中国企业级SaaS市场将保持39.0%的年复合增长率,到2021年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654.2亿元。

那未来,钉钉究竟要如何做好这门生意?

不止2.4分,但普惠与盈利如何兼得?

钉钉正步入发展快车道,但同样有困境。规模化与盈利产生的冲突,如何培养企业自主利用开放代码来开发应用的习惯,以及市场评价问题等。

那么,钉钉该如何讲好故事,并得到大家的喜爱呢?

(1)在规模化与盈利问题上,主要还是集中在To B业务赚钱,如何提升付费客户的体验感,让他们付费率提升。

财报数据显示,2020财年第四季度,阿里内亏损有一部分来自远程办公软件钉钉,这款软件在新冠疫情期间免费提供远程服务。上文讲到了,目前钉钉持续规模化,用户量已破4亿了。

目前看,钉钉是靠补贴或免费服务来吸引B端用户。同样,另一玩家飞书也是采用这类策略,来吸引用户。而大家要提升付费用户率,得做好服务。其实像钉钉目前开放低代码的使用权,就算是一种普惠又利于付费率的手段。

部分免费开放,为的也是激活付费用户的活跃度,同时反哺平台自身,带动整个行业的付费意识。

但目前来看,阿里目的是先让“云钉一体化”战略落地,所以钉钉的盈利问题摆在次要。那战略落地上问题该如何攻克?

(2)在战略落地问题上,包括大钉钉事业部与原钉钉与阿里云团队磨合问题,团队磨合作为一个阿里集团这类级别的大企业而言,内部解决方案很多就不需要过多赘述。

主要在于“云钉一体化”落地将影响竞争格局问题。众所周知,企业微信主打是连接,只是协助管理,并不输出解决方式,同样其也有4亿用户量。钉钉做协同办公生意,又将对企业微信发起挑战。

钉钉要做的,是如何加深竞争壁垒,即低代码的开发的普惠力度,新型saas化服务如何链接上下游以及带动整个产业数字化。

(3)口碑问题上,一亿小学生不懂钉钉打一星事件,其实对钉钉影响不大,毕竟小学生不是钉钉的目标客户,背后的学校才是。所以,钉钉要做的是主要还是维持B端客户的口碑,而对于这部分群体,提升口碑可采取方法是“普惠”。

就像叶军曾接受采访表示称,“钉钉回到四星、五星是需要一段时间,那可能是四五年。”

但他拿出的解决方案,在于普惠措施上,即全链路普惠,不单是企业内部的效率提升,而是让整个行业都具备数字化的能力。

主要是让行业上下游可以有链接,中小及大企业可以齐头并进,共同在数字化赛道上发展。这要借助的,就是上文所述的钉钉发展的三大方向,其中重要的是低代码的开发,培养用户的自主开发应用能力,将工具数据运用起来,钉钉的某些代码的开放,将更大程度帮助有需要的人,普惠全行业。

总的看,真正普惠企业数字化办公的钉钉,可能不止2.4分。

本文作者:叶小安